放飞自我
...考完了.【again】
 
 

致辞

睡不着觉上来欠揍一波,骨科段子,大家看完忘了吧


——————————

  影山茂夫的婚礼搞得相当上心思。


  看似普通的草坪婚礼埋藏着很多有趣的个人细节,礼台一侧码放着非常漂亮的某种白中透着玫红色出来的玻璃瓶装饮料,插在冰块里,挂在树枝上的流光溢彩的小福袋,摘下来可能是某种牌子偏僻的巧克力,沿着边墙有一个地方专门供给来往的宾客合影的背景墙,绘画着卡通可爱的西兰花和小幽灵,旁边的小桌上有牌照小道具可供人取用,除了胡子面具和兔耳牌子,还有亮闪闪的勺子,以供掰弯合影。


  天蓝的要命,秋高气爽的天气不冷也不热,阳光透过树冠洒在地上好像细碎的金子,茂夫和他的新娘手挽着手走红毯的时候,被婚纱拌个了正着,全场都响起了善意的哄笑声,男方家属最近的一排里,灵幻新隆对着自己的傻蛋徒弟翻了个白眼,却也忍不住嘴角弯起了弧度。


  幸福如果有浓度,这里的密度可有点让人窒息。


  影山律站在台上,作为伴郎,作为新郎的弟弟,他最亲密的亲兄弟,他最最关心的小超能力者,他最重要的人之一,作为能让影山茂夫挂上笑容的特殊存在,他穿着一身黑西装,手里捏着稿子,面对着整整一草坪怀着祝福的人群,要做伴郎致辞。


  他长久的沉默在那里,人群渐渐的安静下来,奇怪的看着他。


  影山律僵硬的笑着,面对着自己的稿子,一言不发。


  将在下面以为他紧张的忘词了,拼命给他打手势,律头也没抬,一声不吭,渐渐开始有人窃窃私语了起来。


  律猛然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伸手就扔掉了稿子。


  大伙儿惊诧的看着他,就听到律说,“这玩意写的太差了,谁写的啊,还不如我现场发挥呢,不忍了,再见。”


  下面立马哄笑起来,夹杂着起哄声和口哨,“谁写的mob是不是你写的”“文学功底差就不要强行指导你弟弟了”“不说不定是将写的呢?”


  律微笑着等这些声音平静下来,他眼睛黑亮又有神,含着温柔的光,开口即兴的给亲生哥哥的婚礼演讲,“我的哥哥,影山茂夫,是我世界的基础。”


  “我很小的时候,我的世界有很大一块是围绕着他和超能力这个问题来的,”他微笑着对人群说,“哦我在讲的是个秘密吗?关于超能力,我提前问一下,在场还有人不知道这回事的吗?我怕我剧透了。”


  又是一阵善意的笑声。


  “在我的小时候,我几乎没有一天是不与我的哥哥分享的,”影山律说,“我恐惧,羡慕,我喜爱这能力,又在一次事故之后暗暗恐惧它,恐惧我自己的毫无还手之力。直到我后来自己也有了超能力,然而事情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大家想想看,我有了超能力还是打不过他啊!”


  笑声。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这根本不是个问题,”律说,“不,我其实一直都知道,一直倚仗这一点——影山茂夫是个保护者,保护我,保护这个世界,他甚至相信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有办法改变的,都是能够变好的。”


  “这些东西扭结在了他的性格里,形成了他——在场有不少被他打醒的吧?要给我作证啊?哎,他就是这么好的一个家伙。”


  “假如我有一丝丝的勇气和爱,”他站在台上微笑着说,“假如我有最后一点的美德和功绩,我也要用来祝福他,祝福他幸福,祝他得偿所愿,一生都能拿到最完美的,祝他每个晚上都有美梦,梦里也没法比现实还要幸福。”他举起酒杯,“祝福他!”


  宾客们笑着喧哗着,与他一同举杯,律看到了好多熟人,爸爸和妈妈在后排偷偷的抹泪,他的哥哥看着他,眼睛里闪动着感动的泪花。


  律咧开嘴冲他笑着一举杯,把整杯冰冷的香槟顺着食管倒进胃里,顺势轻轻咬了一口舌尖。


  别扫兴,他想,给我笑。



评论(23)
热度(263)
© 放飞自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