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
...考完了.【again】
 
 

摩天轮

——梗来自芹灵群,感谢大家

——ooc警告



1


  “要不然......一起去游乐园吧?”十四岁的影山茂夫惊恐的面对着从未见过的,向自己寻求意见的灵幻师匠,犹犹豫豫的,并不确定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我看电视上讲,很多情侣约会都是一起去游乐园的?”


2


  灵幻新隆对很多事情都很有心得。


  包括且并不限于如何姿势帅气的洒出食盐,如何在全国性质的打地鼠大赛中赢得名次,如何对付嵌在墙里的怪异人脸,如何对付用一个破壶就想骗人几百万的仙人跳,如何在短时间内窜上游戏排行榜二到十三名,或者如何用心理战术以猜拳扫平全场。


  但是的确,他没有攻读过一本写着如何跟你的男性下属谈恋爱的书,而眼下他正是拿到了这一题,面对自己的将来,灵幻新隆少有的感觉到一无所知。


  事实上,他对如何和人谈恋爱这个课题都挺一无所知的。


  灵幻新隆并不习惯一无所知。


  但是你可以靠恶补一本眼科书来参加下周的眼科考试,如果你要谈一场认真的恋爱,谁知道应该去哪里恶补什么东西啊?


  自从上个月他和芹泽跌跌撞撞的走入这段关系开始,灵幻新隆一直活在这种困扰之中——他毫无疑问的喜爱芹泽,也并不缺乏维持关系的决心,但是面对从未曾经有过任何恋爱经验的芹泽与自己,他总是能够从中体味到一种力不从心的仓皇。


  他不知道这段感情能不能好好维持下去——哪怕他俩全都一心一意的想要它维持下去。在芹泽面前,灵幻新隆装作胸有成竹,但是实际上?实际上他感觉自己好像整整一个月走路都在踩棉花——虽然是一块好的棉花,仍隐隐含着失去一切的隐忧。


  男人和男人到底怎么谈恋爱才不会掰?先不说男人和男人,谈恋爱到底应该干什么啊?


  “呃,游乐园吗?”灵幻新隆摸着下巴,对着惊悚的看着他的徒弟点了点头,“那试试看吧。”


3


  “唉?”芹泽近乎冒傻气的重复了一声,“游,游乐园?”


  灵幻新隆说完才看了一眼芹泽,捂着眼睛就想笑。


  早上八点的芹泽克也刚刚莅临这个狭窄地盘上的小破相谈所,这个强大无匹的超能力者看上去傻得有点惊人,他坐在一边儿的沙发上等着老板有需要时的召唤,下颌底下还留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洗漱用品没被洗掉的一小块白,再往下看,这个人一身板正西服,浆洗的干净的衬衫,脚上蹬着一双荧光绿色儿的运动鞋。他估计是没睡醒,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熬到半夜是去哪儿神游了,现在脸上一股没睡好觉的呆滞表情。


  我不行了,灵幻想,我要笑出来了。


  他扔下手里的报纸,站起身来浸泡了一块湿毛巾,而他的男朋友好像早晨僵硬的大脑刚刚开始转动一样,咯吱咯吱的度过了loading期,终于反应了过来。


  “游乐园?!”芹泽克也大声喊了一声,随即让自己的音量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啊,啊,今天下午吗?”


  “对啊,你今天没有课吧。”相谈所的主人笑着说,手持湿毛巾迈着两条长腿悠悠当当的晃了过来,伸着手掰过了芹泽先生的下巴,“怎么样啊,来约会吧。”


  约!约会!


  “对,允许你先回趟家,”灵幻先生扯着僵硬的员工的下巴凑上前,随意的擦掉了那块白色——倏忽而至,一触即离,芹泽还没来得及感知凑近的机体和呼吸的温度,灵幻新隆已经拿着毛巾离开了,“可不要穿着绿色荧光运动鞋来跟我约会啊,”他一边投毛巾一边和芹泽嚷嚷,“你这个搭配是怎么回事啦——”


  “诶?那是因为......”


  “——下次买衣服什么的叫上我吧。”灵幻新隆下半句话说完了,而三十岁的芹泽先生紧紧地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想解释什么了。


  “好的,灵幻先生。”他(内心兴高采烈)的说。


  这份兴高采烈没有持续特别久,转瞬之间,他又陷入了去约会应该准备什么的焦虑之中。


  游乐园这个场所本身,远没有它象征着的某种又纯洁又暧昧的元素来得让人焦虑,何况灵幻新隆还铁板钉钉的提到了这是一次约会。约会应该注意什么?怎么样才能装作经常约会的样子?我应该穿的休闲一点吗让气氛更放松?还是穿的正式一点呢这样显得比较看重对方对吧,但是穿的太正式了是不是又跟场景不太对啊,穿着西装去游乐园真的没问题吗?我应该带多少钱好要不然干脆去借高利贷吧,事先吃点东西还是不吃呢,吃完再去万一路过哪个店灵幻先生想要停下来吃饭可怎么办啊再吃一顿吗?不吃的话万一一直没有吃东西的地方肚子当场叫起来——


  “.....芹泽?芹泽?!”


  “啊!?啊什么!灵幻先生!”


  “......没什么,客人需要除灵来着,你拿着个手机搜什么呢?”


4


  一直到晚上七点钟,芹泽克也在拥挤的公交车里用胳膊尽量给灵幻占出一块空位时,基本上状态还是恍惚的。


  他恍惚的被按进游乐园充满闪烁的灯光,笑声和尖叫,还有甜腻的棉花糖和煎饼蛋糕气息的空气中,因为人太多被灵幻紧紧地拉着手,今晚天气晴朗极了,一片云彩也没有,游乐园的喧哗和彩灯没有亮到直至天空的地步,仰头看去,在红色紫色和金色的低空往上,几颗明亮的星星已经在大块澄澈深蓝的玻璃中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灵幻先生计划好的,芹泽想,他真厉害,什么事情都能妥妥当当。


  这个真厉害的灵幻新隆先生正多动症一样的张望整个游乐园的景色,看上去已经预备好了投入其中了,“我们去玩儿什么,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啊,芹泽。”


  “都可以,”芹泽连忙表态说,然后理智才后知后觉来晚一步,提醒他他从小就很容易眩晕,食管反射也有点敏感的事实,糟了,他跟着灵幻往前走一边想,糟了如果灵幻先生想玩儿过山车什么的我要是当场吐出来多可怕啊!啊我为什么说话不过脑子啊!为什么!


  然而他们脚步站定了,眼前是一片气枪投掷跳舞毯打地鼠之类的游乐区,灵幻新隆神气活现的一挽袖子,看了他一眼,芹泽顿时觉得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看我的,”那个黄头发的欺诈师精神奕奕的说,“我灵幻新隆大师又来了!看我把他们赢得哭出来。”


  他得了吧搜的回头一看,就撞进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里,里面的光影又虔诚,又温柔,好像喜爱他喜爱到要把自己放进这份喜爱里面溺死,嘴角却克制的,僵硬的,小心翼翼的弯起来一点点。


  旁边好像哪个摊子谁赢了,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叽叽喳喳的欢乐和咯吱咯吱的音乐声搅成一团,灵幻凑过去仔细听才听见了芹泽克也正常说话的声音。


  “我信,灵幻先生一定什么都行。”他听见芹泽克也这样说道。


5


  他们仗着有一个灵幻新隆,横行了一条游戏街,从街头赢到街尾,赢得后来都有人追着围观起来——灵幻差点就趁着这个势头向他们做商业宣传了——而这位先生确实不愧是除了生孩子啥都行的男人,即使是他的体力面临挑战的跳舞台游戏,也仗着肢体柔软干败了一堆人,才大汗淋漓的跑了下来,投入了准备好的水和毛巾之中。


  鬼屋实在没什么意思,两个人谁也不怕,溜溜达达就又出来了,旋转木马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够呛了,跟着一群幼童一起坐简直尴尬值爆表——但是因为在套票里所以他们还是上了——下来陷入了自暴自弃的兴奋感之中。其中芹泽可能是更加自暴自弃的一个——他怀里还抱着一个灵幻新隆刚刚赢来的变形金刚呢。


  他们又去小吃区扫荡了一圈,灵幻在芹泽从黑色的西裤中掏出一串花花绿绿的游乐园小吃区优惠券的时候爆发出一阵狂笑,并且强烈称赞了他节约家用的意识——后者因为家用两个字再次陷入了恍惚状态中。


  给猫舌头的灵幻凉了一路各种吃的,芹泽翻过套票研究了一下,还有摩天轮没有玩儿,“走吧走吧,约会保留节目,”吃饱喝足的灵幻表示了自己的积极之情,顺嘴逗了芹泽一句,“你听说过那个吧,情侣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就能过一辈子那个捏他。”


  没有!!!芹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知道是因为听到了“情侣”,还是因为“接吻”,或者是是因为“一辈子”,这个年长的超能力者烧的耳朵都烧红了,一派毫无世面的倒退回十岁气质,灵幻新隆万万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得意极了,“走啊走啊,唉你脸红什么啊,芹泽先生,给我讲讲,我可想听了。”


  排队的人不多,两个人很快就登了上去,天色已经完全的黑掉了,大片大片璀璨的星子陈列在那块深深浅浅的,广阔无垠的天幕上,腾空而起时,有种置身其中的观感。


  他们并排坐在一个小格子里,灵幻新隆脑子信马由缰的跑,“哎芹泽,你的超能力能让人飞起来吗?可以吧,下回想试试没有这玩意飞起来是什么——芹泽?”


  他转过头,才注意到芹泽脸也已经红透了,他根本不肯看他,好像在酝酿什么——哦,那个吻——他们之间还没有亲吻过,虽然灵幻并不觉得亲吻是个什么富有某种象征意义的,仪式性的行为,他觉得作为一个普通年轻男人,大概亲吻应该就只是亲吻,没有发生过,大概也只是因为没有发生过。


  显然芹泽克也好像不太一样。


  他离得很近,一声不吭的看着地面,好像在强烈的动摇和坚定的愿望之间自我碰撞得轰然作响,那声音却只存在于他的内部,连同他所有的惊涛骇浪,这个三十岁的男人坐在他身边,两个肩膀贴着,灵幻新隆消音一样的打量显然更加加剧了他某种剧烈的内心活动,外化的体现出来,就是灵幻怀疑他可能是红的要爆炸了。


  摩天轮转到最高点是十分钟,两分钟已经悄然过去,灵幻想要嘲笑他脸红,但是他张张嘴却开不了口,好像变成了一个活哑巴似的,喧哗的人群离他们远去了,星辰正在逼近,高空中有呼啸的风,摩天轮走得慢慢慢慢的,这里面除了呼吸声,什么声音也没有。


  搞什么啊,灵幻新隆竟然悄然升起一丝气恼,不就是亲一下吗?亲一下也算是个事儿吗?他想要把这份不管不顾发挥出来,上去按住芹泽就亲,让这个家伙知道一下男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就是这么干脆利落,特别有男性气质。


  然而他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他好像中了什么魔法,或者是他妈的身边这个男人正在对着他使用超能力,反正是全身上下全都不听使唤,脸也莫名其妙红了起来,他命令自己的胳膊和腿动起来,打破这个奇奇怪怪的氛围,或者是自己的嘴,说点什么吧,随便说点什么,不要只是紧紧闭着,疯狂脸红啊!


  五分钟过去了。


  不,有那么值得害臊吗?只不过是一个吻而已吧,吻......吻......亲吻不过只是一个动作,只要伸出手去,或者只是凑过头去,他们坐的这么近,可能呼吸的都是彼此刚刚呼出的空气,体温在他们靠着的地方交换着,亲吻,只要嘴唇和嘴唇贴一下,用不上舌头,也用不上眼睛,快做啊,别僵着啊?什么鬼啊!都是芹泽克也的错!!


  八分钟过去了,眼看就要转到最顶上了,我到底脸红什么啊,芹泽脸红还很正常,我到底脸红个什么劲啊!!怂货!两个怂货!!好着急啊,要转到顶了,再不亲吻来不及了,芹泽要亲过来了吗?还没亲过来吗?糟糕了,我刚刚是不是看到坐垫颤抖了一下.....芹泽超能力暴动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等!”灵幻那张不听使唤的嘴终于是张开了,他一张嘴说话,被自己声音里的沙哑吓了一跳,“那个,我是说,”他觉得自己从来说话没有这么慌张过,“不,不要相信这种都市传说啊!这种东西你也信的啊!不用亲也能好好过一辈子的好吗?别在意——我是说——”


  就在他语无伦次的时候,他注意到摩天轮马上就要转到最高点了,看来时机是错过了,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隐隐失望,而芹泽终于在他右侧抬起头来了,他的视线跟他撞在了一起,而手扣住了灵幻的肩膀。


  那双眼睛又决绝又期待,饱含着好像能够贯穿一辈子那么远的莫大勇气,好像立马就能从悬崖上一跃而下,又笃定会有人接住自己,他的脸红成一片,眼睛却漆黑发亮,亮的好像要烧着了,“那怎么能行,”他听到芹泽艰难的说,“不行,”


  世界静止了。


  不动了,发生什么了,灵幻看着近在咫尺的芹泽,脑子一片彻头彻尾的空白。


  巨大的摩天轮被强大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超能力钉在了原地,活像一只蜜蜂被一滴松油永远的封在了琥珀里,固定在了属于灵幻新隆和芹泽克也的小隔间位于最高点的那个姿态。


  万籁俱寂,风的声音消失了,人群的声音消失了,嘈杂的音乐声和孩子的尖叫声消失了,过山车的轰隆声消失了,游乐园机械那些嘎吱嘎吱的响声也消失了,虫鸣鸟叫——一切都不见了,全世界都不见了,定格了,不存在了,他坐在万千星斗之间,他坐在一个世界的空白和静寂里,芹泽克也的吻落在他的嘴唇上,软且凉,好像蝴蝶轻扇翅膀。


  咯吱咯吱,声音出现了,世界出现了,一切重新开始转动了,摩天轮缓缓地,缓缓地,继续向前了。


  “一想到那种可能性,就觉得不行,”他听见芹泽磕磕巴巴的声音,“我一定要跟灵幻先生一辈子在一起才行。”


  蝴蝶没有飞走,它停栖于此。


  灵幻瞪着眼睛看着芹泽克也。


  而对方也回望他。




end


评论(15)
热度(383)
© 放飞自我|Powered by LOFTER